一切有为法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我们的优势就是秦政体制对春秋体制的优势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naturm

avatar
登堂入室
登堂入室
商鞅在秦国变法,渭水大刑一次斩首700多人,其后更是杀人不断。汉武帝喜用酷吏,对官员用沉命法,凡二千石(省部级)以下至小吏察捕不力者,皆处死刑。中央集权的权威才得以确立,郡县制才真的的确立。世族贵胄,大夫诸侯的地方势力才不得不服从中央政府。这点,看美帝卡特里娜飓风后新奥尔良旁边的路易斯安那州在边境荷枪实弹,把从洪水中逃出来的灾民逼回他们自己州,就可以看出,米帝还是诸侯化的,旁边的州怕灾民去了影响他们自己州的生活,布什更是4天后休完假才开着大卡车出现。而中国在2千年前就不是这个
做法了。

《汉书》卷6《武帝纪》元鼎二年(前115年):

夏,大水,关东饿死者以干数。秋九月诏曰:……今水潦移于江南,迫隆冬至。朕惧其饥寒不活。江南之地,火耕水耨,方下巴蜀之粟致之江陵,……谕告所抵,无令重困。吏民有振救饥民免其危者,具举以闻。
《史记、河渠书》、《汉书、沟洫志》
自河决瓠子後二十馀岁,岁因以数不登,而梁楚之地尤甚。天子既封禅巡祭山川,其明年,旱,乾封少雨。天子乃使汲仁、郭昌发卒数万人塞瓠子决。於是天子已用事万里沙,则还自临决河,沈白马玉璧于河 群臣从官自将军已下皆负薪填决河



2千年前的中国,皇帝亲自上黄河大坝,沉白马玉璧,将军已下皆负薪填决河。(河里讽刺影帝什么的,我们老祖宗2千年多前更到位的,省部级干部是要亲自去扛沙子的)下巴蜀之粟致之江南,全国一盘棋的格局已经形成。

而西方体系,实际上到现在还是刑不上大夫,法不下庶民的春秋体制。只是用所谓自由选举,民主法治等马甲伪装了起来。不是大夫阶层的人,选举不可能的。奥黑出身是低,可他娘家可不低,纵观米帝权利阶层,有几个不是先要进身大夫阶层的。而陪审团,律师等,更是让富贵阶层事实上做到了刑不上大夫。辛普森杀妻案那样大片式的逃亡,到最后的无罪判决,如果辛普森是个穷光蛋而不是个富裕的球星,结果可未必了。

春秋体系的特点就是国王尽管有不小权利,但大夫阶层才是国家实际统治者。齐桓公一代霸主,被3个大夫饿死在王宫;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也被大夫困死在别宫;3家大夫分晋且相互征伐;楚国吴起变法,老楚王刚一死,在变法中利益受损的大夫阶层就把抱着楚王尸体的吴起射成了刺猬,2百多支长箭把两人的尸体死死钉在一起,分都分不开。各国变法前,也支撑不起长时间强烈度的战争,基本上打一仗,分出胜败,就要签合约了。毕竟,长时间战争损害奴隶主大夫阶层的利益。这点勇敢的心里也有表现,那些苏格兰的lord们(实际上对应的就是中国的大夫阶层),只关心自己的领地,并不关心国家命运。而现在的西方体制,更贴近春秋体系。

对米帝来讲,华尔街的金融大夫集团,石油军工大夫集团,硅谷新贵族大夫集团等才是美国权利的真正拥有者,奥黑的真实权利,可能还比不了春秋时期的国王。所以我们可以利用这些不同大夫集团之间的矛盾,分化,瓦解,他们之间咬的越狠,对我们就越有利。

而商鞅变法后的秦国,尽管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面对山东6国,确从来没有过一个怕字。全国一盘棋的中央集权体系面对大夫阶层利益割据的春秋体系,优势是很大的。哪怕6国联军进逼函谷关,也是照样给全打回去。 我们现在的发展趋势,不亚于商鞅变法后秦国崛起对中原局势的冲击,所以我们也要做好面对六国联军的准备,而不仅仅是只面对美帝。只是战场不再是函谷关,哥本哈根之类这种类型的才是今天和未来的函谷关。而如果六国敢来硬的,我们就要有破六国联军于函谷关前的气魄和勇气。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