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有为法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决战:当假改革成为教条主义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决战:当假改革成为教条主义 于 周日 一月 03, 2010 9:47 pm

naturm

avatar
登堂入室
登堂入室
文章开头几段,完全把我镇住了.气势磅礴,颇有太祖神韵.
迄今看到的左派最好的文章.
==================================================
人的思想力、影响力、生命力是不同的。
  阿猫阿狗讲个人主义,活在当下,三个月思维,及时行乐。芸芸众生,十年规划,广交朋友,努力学习,积极奋斗。智者政客,考虑三十年,有些大局观,但逃不出三十年河西的魔掌。政治家思想家,沉思百年,却躲不过物极必反的历史循环。救星、圣人、教主,或开天辟地者的盘古,影响一千年,耶稣、默罕默德、奥古斯都、秦始皇、马克思、彼得大帝、林肯、列宁是这个层面上的人物,这类人物已经神乎其神了。当然,太阳普照万物,恩泽大地,光辉亿万年。
  但吴牛喘月,天狗吠日,燕雀常笑老鹰非,也是历史常态。
  读书人爱骂秦始皇,吐沫星子四溅,炫耀人文精神。却变不掉百代尽行秦政事的客观历史。秦始皇是开天辟地的伟人,创造了千年传承的体制和规范。没有秦始皇就没有汉武帝,刘邦折中了封建制和郡县制,但汉武帝恢复了秦始皇。
  法家治国是秦始皇一统天下的需要。汉武帝不也用儒家一统吗?只要国家统一,必定有相对稳定的意识形态和精神内核。汉武帝开疆拓土的功勋,不亚于秦始皇统一六国的征战。秦汉唐宋元明清,各具特色,又是一个个王朝,王朝的内部有许多皇帝,皇帝之下有许多个官僚大臣。
  任中国历史千变万化,文化、政治、方略、语言、价值观却传承了千年,千年前的文章还可以读。如果没有秦始皇的法里,没有汉武帝的儒表,没有稳定的原子核和有效的润滑剂,一定经常聚变和裂变,生灵涂炭。
  埃及、印度、巴比伦,早不见踪影了。存在的只是土地。若不是发现了对译的石碑,谁认识埃及文字?
  官僚大臣想到三五年。政府,三十年。王朝,五十年到三百年。
  秦朝到清朝,都是郡县制,这是秦始皇的功劳。郡县制是科举制的前提,郡县制由官僚治国,而封建制王公贵族治国,哪个公平?科举不过是选拔人才的方法之一。秦始皇有两千年的生命力,直到清朝才出问题。才被资本主义工业文明打败。论生命力,秦始皇的持久性在世界罕见。
  秦始皇的贡献有三方面:重用法家,赏罚严明,富国强兵,统一六国,建立郡县制。二,统一文化、体制、交通、管理、货币、度量衡,自此中国有了自己的标准、凝聚力、沟通方法。三,开创了新的范式,为万世师表。也就是HTML、TCP/IP、WEB2.0,大家都遵从。
  毫无疑问,秦始皇是历史上数二数三的伟人。但秦始皇有没有问题呢?有问题,法家太严苛,行的久了,人民缺乏幸福感,六国反动派一忽悠,秦朝就解体了。秦的灭亡不仅是历史复辟,也是民心所向。老百姓不适应新制度,与六国贵族一起梦回六国。
  秦灭亡了,体制继续着。秦始皇螺旋上升于汉武帝。卷土重来说明什么?秦始皇有价值,有旺盛的生命力。
  汉武帝也是历史上数二数三的伟人,雄才大略,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广纳贤才,人才荟萃,打贪官,惩富豪,藏富于国,北击匈奴,开疆拓土,气吞山河,奠定了中华民族的伟大版图。汉族、汉字、汉文明,都是汉武帝的历史印记。
  汉武帝有没有问题?有。有些穷兵黩武劳民伤财。汉武帝善反思,能变通,吸取了秦始皇的教训,晚年的时候偃旗息鼓,稳定社会,实现了国家的持续发展。汉武帝的开创性次于秦始皇,但弹力、韧度、持久性更好一些。除了武力,还用文化。
  秦始皇缺乏反思,虽开天辟地,为百代传承,秦朝却早早地灭亡了。严苛、勇猛、残酷。
  谁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改革家?商鞅、李斯、王安石、张居正都算不上,最伟大的改革家是秦始皇。秦始皇不仅是改革家,更是开天辟地的革命家。但,秦始皇的秦朝不早早地覆灭了吗?可见,即便改革,甚至革命,如不能及时调整政策,也有覆灭的命运。
  类似于秦朝的不幸,宋朝也有一意孤行的教训。五代十国,武人专政篡权兵变的事情经常发生,赵匡胤兵变上台,宋朝便扬文抑武,这本来不错的政策。只是,任何政策长期不变都会生出弊端来。军人遭鄙视,军队得不到锻炼,指挥官没指挥权,怎么打仗?
  宋朝总是挨揍。为什么?一味韬光养晦。扬文抑武相对于五代十国是改革,但,改革就可以一意孤行?扬文,出文人,出词人,出富商,出丝绸。但北方的辽金不跟你讲这些东西,蒙古人也不跟你比文,人家比武,用刀枪说话,打你屁股蛋子。
  宋朝富庶,却软骨头,是头大肥猪,半壁江山,盛产汉奸。宋朝的初年的改革最终埋葬了宋朝。
  ***,历史上的大救星,未来的大救星,前知五千年,后知五百年,必将影响未来两千年。***的伟大之处类似于秦始皇,在于建立范式和标准。公有制、社会主义、为人民服务、民主集中制、劳动者最高贵,这是千年的变局,这是千年的选择,鼠辈焉能理解?
  ***,叱咤风云一生,纵横天下无敌,开天辟地,文武德才尽善尽美,空前并且绝后。***的功绩不仅在于当代,更在于对后世的影响。建国与文革是***自己一生总结的两件大事,这是谦虚。大事可以合并为一件,即为后世建立了新的系统模型。与秦始皇建立千年模型类似。
  ***不仅建立了模型,还知道任务的艰巨和实现的方法。这是***的远见。***的晚年调整了政策。为老干部平反,与美国谈判,邓小平执政。比起汉武帝***也了进一大步,汉武帝改变了自己的做法,***却重用了对手。
  部分左派说,***没错儿,要说有错,也是太善良,只改造教育,而没有彻底铲除。错喽,又错喽。还是要多看历史,历史不是一蹴而就的,即便伟大的战略设计,也是阻力重重。阻力来自更方面,不仅仅是一两个对手。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全盘否定***的时候,的确有舆论引导,但违背人民意志了吗?不,很多人民愿意看到这一点,很多人民也希望否定文革。文革结束时我已经能理解大人们的谈话了,他们不是坏人,却说:现在好了
  不要神话人民,人民复杂的很。资本家的企业不是民企吗?半数以上的人民有贪婪、自私、愚昧的一面。
  当人民从广播里听到某某生产队包产到户年收入达到四百的时候也流口水了,人民不想发家致富?人民不想交完公粮剩下的全是自己的?人民不想脱离集体自由自在?人民不想搞副业搞村办工厂赚外快?人民当年心情急迫着呢。安徽分了,四川分了,都富了,我们这儿怎么还不分啊?
  五千年的历史,前三千年是诸侯封建制,后两千年是帝国郡县制。归根到底都是农业社会,都是小农经济,都是家庭为单位,都是以血缘宗法为纽带,都以封妻荫子出人头地为诉求。***用五十年时间能改变五千年的意识形态?不要搞唯心主义。
  历史反复是必然的,反复就是螺旋上升。反复是马克思主义,一条直线是教条主义,是唯心主义。
  反复不仅仅因为匈奴鬼子,反复不仅因为六国贵族。六国的子民也有六国的意识形态。秦始皇所以焚书坑儒,就要消灭说客、术士、百家、贵族的乱政思想。稳定天下。文革在某个方面有类似的作用。文革不仅对走资派,对官僚主义,也革人民自身私有思想的命。
  问题是什么?人民不能消灭,人民是服务对象、存在基础、发展的原动力。这就出现了多难的选择。
  既要解决问题,又要方法恰当。一,教育引导群众,鼓励他们搞社会主义,搞公有制。二,打击极少数,打击历史残余、复辟分子、新兴贵族。三,交给历史,由历史的反复去觉醒,你不信,也不强按头,你试试看,走走瞧。待你吃二遍苦受二茬罪了,你就清醒了,你就不再痴心妄想了。
  如今百分之七十的人民不再痴情妄想了吧?买办、商人、老板、贪官、开发商吃你没商量,好事!
  ***通晓历史,善预知未来,懂得尊重客观规律。虽然这种尊重以接纳对手为代价,以四人帮倒台为代价,以自己的路线被推翻为代价。但这是必须的,这种取舍正是***最伟大的无私。一般人总想消灭对手,***却选择了暂时否定自己,交由历史裁决。
  那四个人没什么大罪过,但,即便我也不看好他们。声望、功劳、手段、渊源、资历、关系、领导力等等显然不够,撑不起大局。将帅不服,人民不信任,硬生生去撑,必定血雨腥风,结果还是惨败。何必呢?何苦呢?让对手去搞,由历史去检验。很好嘛。
  历史不是两三年,不是十几年,不是三十年,至少五十年吧,否则怎么五十年内难著史呢?
  鉴于***的巨大威望,给对手一些余地,对手也会举你的旗帜。有利于平稳过渡。痛心疾首于“不彻底”没必要,历史这么走有这么走的必然道理。斯大林同志足够铁腕儿了,肃反更坚决。苏联否定斯大林也更坚决,苏联解体更快。对手无所顾忌,肆无忌惮了。
  既然自称特色社会主义,则表面上理论上还不是资本主义。这要归功于***的伟大设计,威望高,容纳对手。这么一来,对立就不那么尖锐。不需要非此即彼的选择,即便搞,也只能打左灯向右转,只能渐进,慢慢地搞。温水煮青蛙不好,但青蛙不死还可能跳出来。
  大的历史逻辑,不能只骂走资派,人民自身觉醒也是关键。说人家有欺骗性,反过来表明自己认识模糊。为什么欺骗你,你又被欺骗?大街上买古董的老太太都是贪小便宜的。人民觉醒很重要,否则一部分人民还沉浸在幸福当中,你还能把人民消灭了?
  走资派越来越明目张胆,深入揭批,没问题。这一点大家也做了很多。
  另一方面,历史所以循环,人民自身也循环,连革命者都会堕落成新的剥削阶级,何况一般觉悟的人民?历史是人民创造的,谁说人民只创造好的历史?存在误区、走入误区、误入误区、被导入误区,不要紧,但一定要早日觉悟为社会主义者,而不是小康、小农、小资产阶级主义者。
  现在的左派,尤其网络上的左派比较脱离群众,坐而论道的情况很严重,没有走到人民大众中间。时而猛批走资派,时而期盼大领导,万般无奈的时候还梦想与右派联合,甚至还充当右派马前卒,将公务员、国企、垄断当重点来骂,怎么行呢?
  左派的力量基础在民间,在中下层,在工人、农民、农民工,不接近他们,不走近他们,哪里有什么力量?无泉之水,无本之木。脱离了底层,只做先锋队?不可能的。中下层是最大多数,团结起来能爆发出巨大的社会力量。联系中下层人民符合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
  结合群众应遵循社会主义的理念,不是去迎合,致富和小康都不行,方法还是劳动价值论和公有制。
  知识分子中有一部分也可以团结,宋鸿兵、郎咸平虽然在资本主义地盘上打拼,都是顶尖的高手。都是站在中国利益方面的。当然,宋鸿兵仍然重在博弈,而郎咸平重在中产阶级。这不是问题,不将重点放在反社会主义反***方面就是朋友。叶檀、余杰、周末、狗眼就免了。
  改革开放进行了三十年,已经走入误区,穷途末路。走过了三十年河西。已到尽头,再走只有跳墙,跳墙会导致社会大乱。跳墙就是公然攻坚,公然搞资本主义,公然将国企全私有化,公然搞国内资本、买办、外资操纵下的政治。跳墙将导致更严重的贫富分化,必将民不聊生。
  如果理论界还有一点良知,还有一点正义,还有一点为人民服务的决心,必须清醒认识继续改革开放的危害。改革开放有过成绩,但现在已经是十二分醉,十八成饱,已经走向反面,再进一步,便是悬崖落空。民生出问题,民族也将出问题。
  什么是罪人?把人民搞的贫富分化,将中国搞的四分五裂就是罪人,改革开放不是标准。改革开放不应是教条主义,将改革开放搞成教条主义,改革开放本身也就死了。发改委应当解散,猪头组成的中国智库应当解散,被人戏耍的东西搞智库?丢人啊。
  不妨来点粗俗的比喻,如果改革开放成为教条主义,试问,你们家对盗贼开放吗?你老婆对流氓开放嘛?你肥沃的土地对侵略者开放嘛?改革?往哪里改?往利民的方向改,还是把自己往奴隶主的方向改?你能染成黄头发,还能漂成白皮肤?连DNA都换了,汉语也抛弃了?还能叫你爹管你叫老子?
  但种种变态至极的事情的确发生着。许多银行、矿山、粮食、水厂不都被人家控股了吗?中国人不已经全民美国大片了吗?电台不整天播放英文歌曲吗?连TMD超市都以播放英文歌曲为时髦。楼盘或者英伦的,或者巴黎的,或者意大利的,什么东西。
  哲学地看,改革开放,无所谓对错。唐朝最开放,有实力,打得赢。胡人、波斯人、印度人、日本人都往中国跑。但,即便盛唐不也败于过度开放吗?安史之乱唐朝的转折点,安禄山史思明是什么人?外国人。坐镇边疆,尾大不掉,造反了,把唐朝搞完蛋了。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但改革开放是喝酒吃饭。温饱经济问题。饿了就吃一点。七八成饱可以了,十成也行,十二成就不好了,十五成就必须停下来,十八成肚子就撑歪了,二十五成就撑死了。喝酒,三分醉可以了,八九分失态了,烂醉如泥就洋相百出开车撞人了。
  改革开放须可调可控。如果改革开放不可调,你不是笨蛋了吗?没有控制力。开放就是开关门,想开能开开,想关能关上,开是开了,却关不上,冲进一帮强盗来,你这开放算鸟毛本事?改革,不就是变一变吗?改对了坚持,改错了调整。改糟了,停下来,想一想。怕谁啊?
  国家建设,先里后表,先内后外,先重后轻,先急后缓。条件成熟了,后面部分自然登上历史舞台,轻重缓急罢了。不能说最后一口吃饱了,前面的就白吃了。全盘自我否定的改革要不得。自我否定过头了,政府、党、国家、人民都会被否定。
  改革分两种,一类是社会主义的自我完善,一类是社会主义的腐化变质。前一类很好,应当发扬光大。后一类只是借改革之名,兜售其奸,谋取私利,自己先富起来,当奴隶主去奴役人民。后一类改革是假改革。现在的改革是哪一种?如果假改革成为教条,社会必定遭殃。
  对此,人民有发言权,人民的切身感受有发言权,专家、官僚、富二代等既得利益者没有发言权。在我们的党内还有薄熙来那样的好同志,走错的路,还有希望纠正过来,虽然希望越来越渺茫。渺茫就不解决了?菲律宾的火山爆发了,能统计成“没爆发”吗?主动解决比被解决好。
  当假改革取代真改革并演化为教条主义的时候,这教条主义的假改革也必须否定,这才是解放思想。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